《珠穆朗玛》中国民族民间舞作品赏析

舞蹈编导:邓林、苏冬梅

舞蹈音乐:刘延禹、俞礼纯

舞蹈服装:董淑芳

首演演员:卓玛

荣获奖项:1994年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评比经典作品提名。

珠穆朗玛,那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那是一个让人敬慕的地方,那是一块能将心灵净化的圣土。在藏族人民心中,她就是神的化身,人们敬畏她,朝圣她。藏族女子群舞《珠穆朗玛》向我们展示的就是这样一幅浓墨写意的图画,一首激情澎湃的赞美诗。

在悠远的歌声中,我们被带到了“梦境”,眼前是皑皑雪山。古老的神话,神奇的雪峰,时间仿佛在这里凝固了。听,潺潺的流水,春天来了,珠穆朗玛终于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展露出巍峨的身姿,迎接着藏族姑娘的朝圣。那是一次心灵的洗礼,那是一次情感的荡涤,她旋转,她歌唱,她赞美,她挥袖而舞,她把自己融入雪山之中。

看完这个藏族群舞作品,观者无不为这个作品所展现的一幅幅图画所打动,流连忘返。编导利用道具营造“意象”的手法是值得称道的。幕启,演员们通过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队形排列与薄纱相配合,展现了连绵起伏、一望无垠的雪山风景画。在晨晖中,皑皑白雪闪烁,充满神秘和梦幻,使观者仿佛置身于这美丽的图画中。接着编导又通过水袖的抖动、飞舞、旋动等多空间的变化,并借助人体动态的流动变化营造出一幅幅“雪花飞舞”“冰雪消融”的美丽画面。队形变化和道具运用相得益彰,为观众营造了完美神奇的舞蹈意象,让人浮想联翩、深感美不胜收。

这个作品从整体结构上呈ABA型,但A段中又出现慢板――快板――慢板的节奏变化,B段是由快板――慢板――快板――渐慢四个环节构成,尾段A是一个完整的慢板,同首段相呼应,这样的结构安排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层次感,在造意的同时也使得感情像一条溪流,起伏不断,显示出藏族同胞对珠穆朗玛的崇拜和在她的庇佑下安居乐业、欢欣雀跃的顽强的生存状态。

在舞蹈队形编排上,领舞与群舞时而融合,时而分离,群舞既为舞蹈营造环境氛围,又是领舞者内心情感的外化和加强,领舞和群舞形成“图――底”关系。群舞演员的队形被编导自由纯熟地组合,为造意起了很好的作用。

在这个舞蹈中,音乐也起了很好的造境作用。雄浑的号角、悠远的藏歌,这些都充分营造出了雪域高原的神秘色彩。绵绵的弦乐又仿佛潺潺的流水,带来了生机。震天的鼓声,狂放的吼叫声,既显示了珠峰的雄伟,也体现了藏族人民顽强的生命本质。还有那优美的弦子音乐,娓娓道来,传达着藏族人民对珠峰的崇敬和对雪域家乡的热爱,歌颂着他们生生不息的精神风貌。舞蹈与音乐完美结合,使这个舞蹈更像是一首交响诗,散发着浓浓的诗情画意。

《珠穆朗玛》的领舞卓玛是一位从雪山走来的青年舞蹈家,她把所有对家乡的热爱都化作舞姿,浸润在她的舞蹈中。她说:“当我跳《珠穆朗玛》时,每每唤起我心底的灵感,我靠心灵感悟,我把自己融化在舞蹈的情境中,这时的珠穆朗玛已成为西藏精神的一种象征,更是我情怀的流淌,同时也是西藏精神和民族气质的一种形象化。”是的,当她手捧积雪高高举起的时候,当她充满深情地倾倒在茫茫雪原之时,当她回身眺望雪山之时,藏族人民乐观、顽强的民族精神已经渗人她的舞姿当中。

版权声明

舞蹈吧(wudao8.com)文章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站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