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国民族民间舞作品赏析

舞蹈编导:王佳敏、侯跃、段勇

舞蹈音乐:万里

舞蹈服装:杨国荣

舞蹈首演:1995年云南红河

首演团体: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歌舞团

首演演员:何军、马志红等

荣获奖项:1998年荣获首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比赛作品银奖。

该舞蹈创意在于对云南瑶族地区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之间心心相印、倾情爱慕的情感表达以及他们对异性充满着憧憬好奇的复杂心理的揭示。作品中表现的少男少女,在现实中也有大量的生活原型,因为这个年龄段的少男少女是最纯情的,对异性的认知也是朦胧的,但是好奇与渴望了解异性却又是他们当中大部分人的心理,而与此相悖的是在不同民族文化背景下,一些礼仪家规与文明禁忌,成了这种想法不能逾越的障碍,在不能进行正常的交往,而又无法熄灭这种本能的冲动时,两性之间只能偷偷地看看,这种可望不可及的行为,成了王佳敏创作的最初动机,由此延续、发展、变化编排了整个作品。 该舞蹈最初是一部名为《瑶山之火》舞剧中的一个片断,由于该舞剧的特点是由许多小的、不同风格的舞段联结而成,在剧中是前后呼应、互有关联的,但拆开了它们又可以单独成为一个舞蹈,《看看》就是在《瑶山之火》这部舞剧框架下的一个舞段,当为了参赛的目的将之单独拿出来后,就变成了这个作品。编导王佳敏最初给这个舞段命名为《采花女》,表现的是一群在桑间濮上采花的少女,遇见一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种羞涩不好意思,又挡不住要看对方的复杂心情。当作品编完之后,编导发现作品的名称与表达的主题不太相符,为了更好体现少男少女那种相互爱慕、相互倾情的看,编导将作品改名为《看看》,其目的就是表达像太阳一样的男子,像月亮一样的女子,虽然由于一定的原因,两人不能在一起,但是双方的爱慕之情,就如同太阳与月亮一样,形不可及、其影相随,无始无终、心心相印。

在动作的选材上,王佳敏认为瑶族虽然有一些流传于民间的动作素材,但直接将原初的民间舞蹈语汇搬到舞台是不可取的,一是因为它不可能与你在作品中寻找的主题对位;其次它也会与编导个人情感的表达产生冲突。为此她认为创作作品对民间舞蹈语汇的使用,有两种对待它的方式,一种是根据作品自身的主体特征对原生态民间舞蹈语汇进行加工改造;另一种就是深入民间、深入生活,从生活中吸取营养重新打造一套新的民族舞蹈动作语汇。如该舞蹈中“女孩挡脸偷看”的典型化主体动作,就是她从一本反映瑶族生活画册中发现,受启发而创造的,其余有特点的舞蹈语汇则是她从传统民间的瑶族舞蹈中改编过来的(如男子双背手顺拐悠摆步与女性直臂顺手顺脚三步一后撩等动作)。她以这种动作编排理念为指导,展开了对该作品的设计,创编出一组与原生态民间舞蹈既有关联又有发展的动作,来结构整个作品。

在作品空间的安排上,编导认为使用一条直线、两个斜八字与一个圆圈舞台调度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而营造舞蹈队形织体的多层面空间是现代舞蹈刻意追求的目标,特别是对于一个人数众多的群舞,变化的、多方位、多层面、重叠交织并有一定奇思妙想的空间调度是现代舞蹈所必须提倡的。与此同时,作品的空间安排与队形调度要事出有因,而不是为了营造多层面、多方位的视觉效果,进行无休止的变化与杂乱无章的编织。在这个作品中,王佳敏在追求变化的、复合性的空间安排时,也给这个作品作了一个定位。她认为《看看》是一个有别于现代舞也有别于当代舞的作品,刻画人物形象、表现民族心理、反映民风民俗是它最为主要的宗旨。所以在队形与空间的安排上,她根据作品“看看”的需要来安排空间与调度,例如在田埂上看需要的队形,爬山坡时的看需要的空间,以及男女相互交流时看需要的调度,为此该舞蹈空问营造的视觉感非常丰富,同时又与剧情的推进息息相关。

在该作品编创的技术上,王佳敏刻意强调了一种二元对立的做法,她认为在同一段音乐中,营造男女两个不同的视觉意象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为此从动作语言开始,她就寻找一种差别非常大的东西,来制造这种落差,例如作品中女性的动作都是在重心平稳的基础上运动,而男性的动作则强调在重心左右倾斜不确定的基础上运动,女性动作幅度小,男性运动幅度大,女性动作多柔和,男性动作多豪放,在两者同时寻找云贵高原所特有舞蹈动态一顺边审美的同时,极力强调男女动态的差别。这种二元对立的创作方法不仅体现在动作的设计上,同时也体现在队形的安排与舞蹈空间构图的营造上(如作品中女演员更多地被一堆堆地聚集,而男演员队形则多选用长线条的装饰,等等)。

该作品荣获1998年首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比赛作品银奖,虽然参赛的次数不是太多,但是该作品以它自身独特的民族特色与审美格调,被广大的舞蹈爱好者与观众所喜爱,也被许多文艺团体与一些艺术院校学习,成为颇有价值的保留教学剧目与演出作品。

版权声明

舞蹈吧(wudao8.com)文章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站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