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舞蹈女神”陈爱莲55年的艺术之路

今年从艺已55年的陈爱莲,是中国当代最有影响的舞蹈艺术大师之一,被西方媒体称为“东方舞蹈女神”。从1981年《红楼梦》首次被改编为中国古典舞剧至今,陈爱莲已主演了25年的“林妹妹”。2006年末,67岁她在北京大学完成了第500场演出。11月9日10时舞蹈家陈爱莲做客《中国访谈》讲述她的艺术之路。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中国网: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中国网。这里是正在直播的“中国访谈,世界对话”。

今天作客中国访谈的嘉宾在舞蹈界是响当当的名字,她被西方媒体尊称为“东方舞蹈女神”。她本身的人生经历就是一部武林传奇。她在舞台上塑造的“林妹妹”的形象深入人心。有媒体这么形容“黛玉不老,爱莲常青”。

中国网:为您介绍今天作客中国访谈的嘉宾,她就是舞蹈家陈爱莲女士。陈老师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网做客。

今年是您从艺55周年,会有什么活动庆祝这个纪念日呢?

陈爱莲:希望有更多的活动。比如说我们现在正准备出我表演过的精品,几十年来的精品,老百姓都非常喜欢的,出一套邮票,那很有意义。另外,也想举办一个研讨会,就中国的舞蹈、古典舞以及关于舞蹈演员的年龄问题、艺术青春问题搞一个研讨会。

当然,最主要的是,因为我现在一直活跃在舞台上,而且还在演舞剧的女主角,还可以开个人的专场,所以今年12月27日,在政协礼堂的剧场里,由政协牵头,还有文联、文化部相关部门,及舞协、文协艺术基金会、公益协会这些单位一起来推出我的一场个人舞蹈专场。

陈爱莲:一个人的成长,特别是今天大家还这么欢迎我,给了我这样一个非常好的工作平台。我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努力能够完成的,它是跟时代、跟很多老师、领导,特别是广大欢迎我的观众的支持分不开的。我想借这个机会推出一台我从50年代末开始至今所演过的部分经典节目。比如说《春江花月夜》是我在国际上得金奖的剧目。《蛇舞》是我第一次在民族化芭蕾舞剧里面演反角的剧。还有《草原女民兵》, 还有50年代到80年代我的专场中专门为我编排的吉普赛舞蹈《流浪者之歌》。

陈爱莲:我从80年代开始扮演林黛玉,一直到去年12月份在北大演第500场,今年又演了几场,今年6月份还在大兴区新建的大剧场里面演了一场《红楼梦》,有里面的片断“葬花”。还有我专门编排的比较时尚的,表现年轻人在回家路上的那种恋爱的淡淡的、幸福的舞剧。基本上是从50年末一直到现在我所表演过的部分精品,因为一个晚上不可能展现很多。另外还有我创作的一个节目,得过德国金奖,也得过优秀表演奖的节目《彩莲当空》,由我女儿来表演。另外,我有一个校友艺术团,会再穿插一些其他的节目。

中国网:听您介绍这个晚会,大家就已经很期待了,这个晚会您是绝对的主角,对您来说现在排练起来特别辛苦吧。

陈爱莲:我真正准备这个晚会是从今年8月份开始的,当然我还有很多其他的工作,要当校长,又要教学,还有社会活动。我在上个星期六的时候已经联排了一次,就是我能够完整地跳下来,保持相当的水平。有一些老观众看了以后――因为我请了一些人看,有的人看了我几十年,甚至夸我好像比好多年轻人都好。现在的阶段是服装、灯光、舞美各方面的筹备工作,包括今后要开的新闻发布会等事情,做一些准备工作。

中国网:陈老师,当您坐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特别对一句话深有感触,说您就是一个“武林传奇”。您并不回避您的年龄,68岁,这样算来您是从1952年开始从事舞蹈的。您当时怎么样进入到这个领域当中的?

陈爱莲:这个机遇也是很特别的。实际上那时正好是50年代初,正好是新中国建立以后,我们的国家考虑到建设舞蹈事业,考虑到文化建设,特别是舞蹈。因为舞蹈在以前不是一个专门的职业,没有叫事业,戏曲、电影还是有的,但是舞蹈没有,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建设这个事业的。

赶上这么一个好机遇,要招一些小孩。那个时候北京舞蹈学院还没有成立,就叫中央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团学员班,到上海去教授,因为可能上海文化比较活跃,要招一些有点天分的孩子。那个时候,由于我父母去世得早,我在孤儿院里面,我是从上海的孤儿院里面被招到北京来的。这是很特殊的机遇。

中国网:从事舞蹈最开始的时候就对它痴迷吗?

陈爱莲:我对舞蹈没有什么认识,而且我的理想也不是当舞蹈演员,我没有想到舞蹈会成为终身的事业,也不会想到它是我的饭碗,都没有考虑过。认识舞蹈是因为上海解放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舞蹈,上海解放的时候还扭秧歌,唱着跳着就进来了,所以对舞蹈有了一点认识。

街道里组织很多小的舞蹈组、戏曲组、音乐组,我就参加了舞蹈组,也参加了戏曲组,但是好象在舞蹈方面大家很快认为我挺合适,挺好的,所有的表演节目都有我,而且每次出去表演的时候大家认为我表演得很好,自己就很开心,觉得这是一种业余的游戏,一种爱好。我更喜欢的是电影、戏剧,我对话剧非常非常痴迷。

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 [1] [2] 页

版权声明

舞蹈吧(wudao8.com)文章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站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