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豆豆 舞蹈时我是一枝笔一滴墨[图]

记者:安婧 实习生:魏林

舞蹈时的黄豆豆心境完全不一样

“在人生的而立之年,我终于站立在世界舞台上,跳着中国的舞蹈。”―――舞蹈家黄豆豆是国内舞坛中能够在世界舞台担任首席领舞的一棵独苗。无论是雅典奥运会上的世界性亮相,还是在纽约大都会诠释中国故事,从张艺谋到谭盾,几乎所有的中国一线艺术家想到与舞蹈家合作时“第一人选”都是豆豆。“我一直想找一种音乐的视觉,而他的身体就是节奏,他让我有种在大海里捞到针的感觉。”谭盾这样形容黄豆豆。

初见黄豆豆,他理着干净利索的短发,笔挺的身姿隐隐透出军人的气质,一张娃娃脸和开朗的笑容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

即兴情怀

“我老婆经常说她好像嫁给了一个老年人,这个老年人爱看中央台11套戏曲频道,在家喜欢穿唐装、足蹬京剧高底靴,还喜欢点檀香。”黄豆豆微笑着说,“我老家在温州。小时候我最喜欢看《三国演义》、《说岳全传》这样的连环画,还喜欢看舅舅演地方戏。这种小城里最朴实的文化熏陶影响了我的创作和生活。现在我走在繁华的淮海路上,故乡青砖灰瓦的老街依然常在心中浮现。”

国内,与豆豆年龄相仿的中青年舞蹈家,许多人选择出国深造,亲身体验国际现代舞发展潮流。但豆豆并不赞成时下有些人刻意追求“考古式的深刻”,好像恨不得干脆把棺材撬开,找个唐朝人来跳才好;还有些人则全盘西化,风格和形式与西方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在模仿和拷贝。黄豆豆认为,当代的中国舞蹈,要站在世界的角度去认识那些根植于中国血脉中的传统。

黄豆豆说,“一般人认为现代舞来自西方,但我认为像邓肯脱掉鞋子,抛开一切不必要的束缚,赤足即兴起舞,那样的情怀其实中国一千多年前就有。比如竹林七贤,他们隐居山林、醉酒放歌、随心起舞,这种舞源自内心,与西方现代舞的产生理念相当相似。再好比中国古代的古琴,是以减字谱和"口传心授"的形式流传,所以同一首曲子,由不同的人来演绎风格就会不同,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心境或不同年龄阶段,所演绎出的效果与境界也完全不同。”说到这,豆豆站起身比划了一下,“我在即兴舞蹈时脑中经常想象自己就是一枝毛笔,一滴墨,我觉得这就是我目前追求的当代的中国舞蹈。”

伤病困扰

与大多数舞蹈演员一样,黄豆豆的舞蹈生涯,伴随着伤痛和挫折。“你问我身上都有哪些伤?还不如直接问我哪里没受过伤呢!”黄豆豆苦笑着道。

进入上海歌舞团,演出第一个舞剧《苏武》时,他右膝就受了重创。考虑到前途,团里决定“退票收兵”,但豆豆为了不让观众失望,仍然坚持将演出完成。团领导为他准备了最好的“关节封闭针剂”,他也拒绝使用:“我要以自己最好的状态演出,不让喜爱舞蹈的观众失望。”演出结束半个月后,豆豆上了手术台,凭借对舞蹈的热爱和顽强的意志力挺了过来。

黄豆豆解开西装外套时,记者注意到他缠着厚厚的护腰,“自从腰伤后我每天都要戴,即使这样,每到阴天下雨马上就会疼,比天气预报还准。”他说笑般谈着自己的伤痛。

传统的中国舞蹈很注重技术性,讲究爆发力,但非常容易受伤。黄豆豆说几年来自己坚持每天练芭蕾舞,这并不仅仅是为了艺术上的借鉴与互通,也是因为芭蕾舞在西方世界有着几百年的历史与具备完整体系的非常科学的训练方法,通过芭蕾科学训练肢体,可以帮助舞者延长艺术生命。

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 [1] [2] 页

版权声明

舞蹈吧(wudao8.com)文章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站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