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创造的瞬间,给机会让作品自己诞生”(图)

问:在你排一部新作的第一天,你对作品知道些什么?

基利安:当我走向排练场的时候,我知道一切。但在进行了两三个步骤之后,我就忘了大半,然后当我听着音乐,我的大脑会一片空白,然而这并非是空虚的空,而是空白的空。在创造的那个瞬间,你必须给作品机会让它自己诞生。而给舞者参与创造的机会和给作品自己诞生的机会一样重要。

问:在你去排练场之前你做准备么?还是和舞者们一起做?

基利安:在我小时候,我曾经回到家里,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放上音乐,一直即兴起舞直到累到趴倒在地。这是就是所有舞者的开始。后来,因为缺乏安全感和经验,你不想被暴露缺点。等你成长了,你会收回来一些。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在形体上做的准备越来越少,而同时对于舞蹈语言和节奏考虑得更多,因为我希望给创作留下空白。

问:你曾说,假如我们站在后台,那就是对于 基利安技巧 的背叛。

基利安:是的,曾有人对我说,他想总结出一些技巧和方法,来帮助舞者学习怎样演出我的作品。但我并不喜欢这种技巧,因为我希望我的作品是各种各样的。我想作为一个编舞者的职责是探寻人类灵魂的极限和困境。我不认为我们应该找到一个令我们感到舒适的地方,然后呆在那个地方直到死。我认为对于我们是谁和我们要说什么的追问的回答应该越丰富越好。舞者对我们来说,既是灵感来源也是束缚。

问:你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么?

基利安:是一场灾难。

问:能谈谈你在捷克怎么开始舞蹈学习的么?

基利安:15岁时,我进入了布拉格音乐学院,这是一所正统的苏联式学校,但我们有一些非常出众的老师,他们让我知道舞蹈还可以是别的样子。

作品和观念: 舞蹈

是社会的一个侧面

问:谈谈你的《小交响曲》吧。

基利安:《小交响曲》是音乐家杨纳杰克的作品。他对于捷克人民在1918年时获得的自由欣喜若狂。他为自由的捷克人写出了这样一部杰出的、美丽的、自信的作品。我并不确切知道它的意义,但我认为这部作品代表了广泛意义上的自由的人,而完全不局限于 捷克人 。我将让我自己和任何形式的民族主义保持距离。

问:当我看到《小交响曲》时,我还认为你舞蹈的基础来自于古典舞,但《游牧民族》(Nomads)却非常不同,你曾经接受其他舞蹈训练么?

基利安:在布拉格的时候,我们曾经有过格拉汉姆式的训练。我曾经是一个爵士芭蕾舞团的成员。我们学了很多民间舞蹈,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可以感受不同的运动方式和节奏。但你会发现大多数的编舞者,不管作为舞者跳得多烂,作为编舞却能创造自己的节奏。这实在太美妙了。我离开布拉格后,在伦敦遇到了Cranko,他是个非常棒的舞者。他从不为排练上妆,总是穿着双靴子扎着打大孔的皮带就来了,有些时候穿的外套也很奇怪。当他起舞的时候,会有一种十分特别的效果,非常有自己的风格。这在编舞者中是十分普遍的。

问:谈谈《游牧民族》吧。

基利安:在斯图加特的第一年,我在电视上看了一个关于环绕着澳大利亚的海洋的电影,其中,有两个土著跳的舞蹈。他们连续地环绕着一个圆跳舞,这是我一生中所见到的最为美妙的舞蹈。从那时开始,我开始想着有一天要去看看这些人,看看他们在做什么,他们怎么排舞,而舞蹈对他们来讲又意味着什么。在1980年,我们组织了史上最大的一次澳大利亚土著的集会,我们对此进行了纪录片拍摄,我意识到这些人并没有任何财产,也没有文字,所有的一切来自他们的传说、歌曲,而最重要的是,来自他们的舞蹈。舞蹈是他们拥有的唯一的财产。在他们的世界中,假如一个人是为他自己创作舞蹈,那么只有他可以表现这个舞蹈。假如有另一人想学,而他又跳得不错,那创作者会说: 你不错,给我一个回旋镖吧。 这就是他们的版权。

他们的文化是一种鲜活的文化,因为它只存在于歌唱、讲述传说或者舞蹈的那个刹那。你必须学习歌唱、讲述或者舞蹈来保存他们,而不是用文字或者用电影。所以你意识到,对他们来说,舞蹈是社会的一个侧面。之后,这激发我创作了一系列舞蹈。你会在其中看到一丝非常愉悦的自欺,没有什么是重要的,当然这些作品和土著没有直接的关联。但看他们的舞蹈使我获得了自由,使我意识到传统的重要性。

问:我看到一些你的芭蕾是用足尖舞蹈的,而大部分则并非用足尖起舞。你对足尖舞怎么看?

基利安:我喜欢舞者覆盖舞台的大片空地,然后快速地到达某个角落,飞速地改变方向,而这些如果用足尖站立来舞蹈的话非常难。我发现足尖舞更具有垂直方向的速度,这非常棒,我也非常喜欢。所以这是一个一半一半的问题,对我来讲,取决于我想做什么样的作品。主要取决于主题,我想。

问:《诗篇交响曲》呢?你能告诉我舞台上的那些椅子是做什么的么?

基利安:它们都是从教堂运来的。这部作品的音乐来自俄罗斯东正教的教堂仪式。但我只是想说说这部作品是如何而来。那是在1978年,在我的人生中一个低潮的阶段,不管是在私人生活还是在职业生涯上,舞团也不那么顺利。舞者们相继离开。但是,即使是你生命中糟糕的瞬间也能促发你创作的灵感,有时候,甚至会产生最好的作品。所以,我想对那些年轻的编舞者说: 对我来说,也不是一帆风顺。 那时候真是非常非常难。但经历这些低潮期会带来好的结果,会完善你的人格。千真万确。

问:请谈谈NDT的风格。

基利安:NDT的舞蹈是非常诚实的,没有一点虚假掺杂其中。许多人只是把舞蹈当作一种消遣;我们致力于让人们相信舞蹈也是一种严肃的艺术,它与绘画、音乐、文学、雕塑和诗歌这些艺术门类同样重要,它们都是平等的。多年以来NDT一直在这方面进行努力并做出卓越贡献。

问:你怎么看目前芭蕾的现状?

基利安:我认为现代芭蕾或者当代编舞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它们沉睡得太久了。我们熟知的古典芭蕾作品,它们的故事最初都是讲给孩子们听的,比如《胡桃夹子》、《睡美人》以及《天鹅湖》等。在现代芭蕾里面,我们更注重表现当代主题而非回顾过去。相对而言它还是一种新的艺术,所以我们还要做很多工作将它发展成一种伟大的艺术形式。

版权声明

舞蹈吧(wudao8.com)文章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站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