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草原而舞

腾吉斯

腾吉斯:斯琴老师,您作为老一辈艺术工作者,1947年参加工作,正好与自治区一同走过60年风雨历程。您刚参加工作时内蒙古的舞蹈事业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斯琴塔日哈:1946年,内蒙古文工团成立,中国著名舞蹈家吴晓邦来到这里教授舞蹈。自从吴晓邦编了双人舞《希望》之后,内蒙古文工团开始在舞台上演出《希望》,开始有了舞蹈。1947年吴晓邦把贾作光带到内蒙古,介绍给了内蒙古文工团,后来他自己去了东北。

腾吉斯:您能谈谈参加匈牙利第二届世界青年联欢节时的情况吗?

斯琴塔日哈:1949年,我们团赴北京演出时选了两个节目,一个是我和乌云跳的双人舞《希望》,另一个是贾作光跳的舞蹈《牧马》。最后选了我们跳的双人舞《希望》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我们带着它参加了匈牙利第二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使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第一次领略到了蒙古族舞蹈独特的魅力。

腾吉斯:据说, 1949年的10月1日,是您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您在匈牙利参加完世界青年联欢节后归国,路过莫斯科时,听到了新中国成立的消息。能谈谈当时的感受吗?

斯琴塔日哈:我当时在莫斯科,在大剧院看完节目回到宾馆后发现那里都已经装饰好了。俄罗斯人告诉我们说,新中国成立了,所以要为我们摆宴庆祝。我们一起举杯庆祝了这一激动的时刻。我当时感到非常兴奋和高兴。

腾吉斯:您曾到好几座舞蹈学校学习深造,其中哪座学校对您的舞蹈事业影响最深?哪位恩师最难忘?

斯琴塔日哈:1951年朝鲜战争开始以后,根据中朝协议,北朝鲜世界级舞蹈家崔承喜在中央戏剧学院办了崔承喜舞蹈研究班,吴晓邦办了舞蹈运动干部训练班。那时内蒙选了我和宝音巴图、乌云去北京学习。我和宝音巴图在崔承喜舞蹈研究班学习,在那里第一次接触到了东西方舞蹈,第一次接受了系统的舞蹈知识,对我影响很大。1954年北京舞蹈学校(今北京舞蹈学院)成立,我考入该学校学习了两年,那里还有俄罗斯专家直接授课。我更进一步,更系统地学习了芭蕾舞 、中国古典舞、各民族舞等舞蹈知识,为将来的事业打下了基础。在我的老师中,崔承喜对我舞蹈生涯的开始给了很大影响。

腾吉斯:您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曾赴波兰等地,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荣获金奖,能介绍一下那些获奖经历吗?

斯琴塔日哈:1955年,我去波兰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的民族民间舞蹈比赛,我领舞表演的群舞《鄂尔多斯》获金奖。这是我国少数民族里最早荣获的舞蹈奖。1961年,在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我的学生莫德格玛跳了《盅碗独舞》,又获金奖。这是在贾作光舞蹈的基础上我改编的舞蹈。

腾吉斯:在您表演过的舞蹈中您最青睐于哪一个?

斯琴塔日哈:是群舞《鄂尔多斯》,它是贾作光作品中最成功的一个。贾作光是我第一个舞蹈老师,他是表演艺术家 、编导家。在40年代编创了《鄂伦春舞》 、《马刀舞》,50年代编创了《鄂尔多斯》,对内蒙古的舞蹈事业及我个人的舞蹈事业给予了很大帮助。从1948年开始,我们一起工作十年。1957年,他在北京参加编导班后,留在了民族歌舞团。文革以前他也来过内蒙,后来又回去了。

腾吉斯:您不仅写过很多论文,还主编了《蒙古族舞蹈基本训练教程》。谈一谈这部教程对学蒙古族舞蹈的青年一代的影响,好吗?

斯琴塔日哈:以前的舞蹈教学没有系统,没有规范。为此,1989年我主编了少数民族中第一个舞蹈教材《蒙古族舞蹈基本训练教程》,内蒙古自治区的各个艺术院校都使用这个教材。艺术学院正式招本科生以后,请我去教蒙古舞。现在又要出《蒙古族舞蹈精品课教程》光盘,该教程有三部,一是基础训练,二是传统舞蹈教材,三是民族民间舞蹈。如今,文艺团体遍布各盟市,演出条件、人才、技术也比过去提高了,舞蹈作品也通过各种比赛发展了。

(编辑∶杨帆)

版权声明

舞蹈吧(wudao8.com)文章均来源网络。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站文章。

评论